一年有近300个雨天的国家:在挪威参加国庆日狂欢

充满仪式感的国庆日庆典, 最终变成一场全民狂欢,似乎代表了挪威人 对国家的态度:敬而不畏

9个小时的飞行后,海南航空北京直飞奥斯陆的航班降落在奥斯陆国际机场。迎接我们的是清晨灿烂的阳光——在一年有近300个雨天的挪威,能遇上大晴天,简直是上帝的馈赠。

国庆日的前一天,一位当地人告诉我们:“国庆日一般都穿Bunad,但天气这么热,女人们都在发愁明天穿什么。”

女装包含了裙子、上衣、外套、腰带、钱袋、漂亮的银饰品以及传统的鞋子和袜子。打底的是一件灯笼袖白衬衣,在胸口和领口处绣有精致的花纹,衣领处缀一枚大大的圆形胸针,纯金或纯银打造,镂刻着各种花纹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外套上身是毛呢质地的马甲,衣襟缀有好看的绣纹,下身则是有着宽大裙摆的及踝长裙,一条彩色的绣纹腰带将上衣和裙子完美连接。腰部左侧悬一只精致的绣花包。步履轻移时,裙摆荡漾,露出长袜和黑色圆头皮鞋,华丽柔美。

男装则颇有些中世纪的骑士风格,上身是白衬衣、马甲背心和宽大的外套,下身是及膝灯笼裤、及膝彩色针织长袜和黑色皮鞋。

如此繁复的服饰,自然价格不菲,很多挪威人一生只有一套Bunad,甚至多是祖传下来的,仅在圣诞、国庆等节日或是参加婚礼时穿。然而,在25度的气温下,这样的服饰显然是过于厚实了。

为了这场庆典,奥斯陆人做足了准备。路面和建筑重新整饬了,街道两边的楼房挂上了国旗。

我们所住的是一家有着百年历史的酒店Thon Hotel Bristol。国庆头一天,一大早就有工人来加固和修缮大门上方的牌匾,下午回来时,大门上方已经插上国旗。

5月17日的国庆日活动,从早餐就开始了。很多家庭会精心准备丰盛的早餐,甚至会在餐前发表一段家庭演讲。我们的早餐虽然没有演讲,但依旧感受到浓浓的节日气氛。餐厅里欢声笑语,热闹非凡,无论是服务生还是住客,女人们都纷纷穿上了Bunad,裙摆摇曳,温婉端庄,如同画中的美人。男人们或身着Bunad,或西装革履,风度翩翩,配上有着复古装修风格的酒店背景,恍然穿越到中世纪。

每个人胸前都别上一条红白蓝的国旗色飘带,我们也不例外。上午9点,在导游的带领下,我们走上街头。游行队伍还没有到,街道两边拉起了警戒线,线外站满了人,纷纷寻找着最佳观赏位置。

我们持站票进入皇宫广场。此时,第一支游行队伍已经到达皇宫阳台的下方,男女老少和着手风琴的曲子,欢快地跳起舞蹈。

上午10:30,皇室成员出现在阳台上。82岁的挪威国王哈拉尔五世一身黑色西装,头戴圆顶礼帽,宋雅王后一袭红色套装,还有哈康王储夫妇以及王室的王子、公主们。

全场安静下来,齐声唱起挪威国歌。国歌旋律舒缓优美,我虽然听不懂歌词,却被这种气氛感染,鼻子莫名发酸。

儿童是游行的主力。身着红白蓝三色服装的儿童仪仗队步伐整齐,引来阵阵欢呼和掌声。各学校的游行队伍充满了童趣:低年级的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,牵着绳尽力保持队形,但总有淘气的孩子四处乱窜;高年级的孩子们更愿意展现自己,边走边与围观人群互动。游行队伍中还出现一队残障儿童,坐在轮椅上的他们身着华服,笑容灿烂。导游告诉我们,参加游行的学生每年轮换,确保孩子们都能有机会参加。

在皇宫广场旁边的公园草地上,很多家庭铺起地垫,摆上食物,开始野餐。大人或坐或躺,孩子们尽情嬉戏。年轻人则相互邀约,找个酒馆把酒言欢。

挪威人爱酒,用一位从小生长在奥斯陆的挪威华裔的话说,“早上睁开眼就要喝酒”。下班后,三五朋友在酒馆小聚,酒到酣处,恣意撒欢,哪怕身上穿的是高档的定制西装,或是昂贵的礼服。傍晚时分,走在奥斯陆街头,只有酒馆还在营业,身着华服却醉得东倒西歪的男男女女随处可见,脸上闪着兴奋的红光。

这一天,最疯狂的要数穿红裤子的高中毕业生——他们往往相约完成平常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,最开心的则是孩子——他们拥有无限量吃冰淇淋的特权,家长不能“say no”。

充满仪式感的国庆日庆典,最终变成一场全民狂欢,这似乎代表了挪威人对国家的态度:敬而不畏。回顾挪威历史,或许就能理解这一点。

这片土地见证过北欧海盗全盛时期的维京时代,也经历过14世纪后的衰落,先后被丹麦和瑞典统治。1814年5月17日挪威宪法通过,挪威成为世袭君主立宪国,因此这一天也被称为宪法日。

但直到1905年,挪威才正式宣布独立。这年8月13日,挪威举行全民投票。投票结果,绝大多数人支持结束“瑞典挪威联合”。虽然挪威女性当时还没有取得普选权,但超过20万名女性签名,支持挪威独立。当年,挪威又举行第二次全民投票,选择维持君主制。议会推举丹麦王子为国王,取号哈康七世,就是现任国王哈拉尔五世的祖父。

有意思的是,今日挪威女性的地位早已发生巨变。阿克斯胡斯城堡入口处有尊巨大的雕像,是一对裸体男女,女子身材高大,男子身高只有她的一半不到。

阿克斯胡斯堡14世纪时曾是挪威王宫,“二战”时被德军侵占,成为德军司令部。很多挪威抵抗分子在此被杀害。战后,建起了这座国家纪念碑,纪念“二战”时为国牺牲的志士。女人代表国家,男人代表抵抗战士。

这座雕塑现在被挪威人戏称为“大女人小男人”。因为现在的挪威,妇女能顶大半边天。现任挪威首相埃尔娜·索尔贝格是女性,21个内阁组成部门中有10位女部长。街上很多推婴儿车的男人,羡慕死我们这些“老母亲”们了。

国庆日之后就是周末,狂欢之后的奥斯陆人开启了度假模式。或坐上游艇出海,或坐游轮沿着峡湾来一场奇幻漂流。也可以背上登山包,坐8小时的欧铁去斯塔万格,挑战“布道石”或“奇迹石”,站在万仞绝壁之上,一览吕瑟峡湾的壮美。

而无论是在斯塔万格,还是卑尔根,抑或是沃斯小镇,国庆日游行都会成为我们和当地人一个重要的谈资,余响无穷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